Tai Ji Quan: How China Deals with American Soft War

[show_hide title=”Click here to read this post in Chinese | 点击这里阅读这篇文章在中国”] //CGCS媒体提供访问学者赵云泽关于中国对互联网内外美国软战争的反应。本文由媒介通讯记者 Nicole Wang 中文翻译,由媒介研究员Corey Abramson编辑。 “西方国际报导常常指出苏联的解体是一个保持对国际报导和类似机制投资的最好实例。通过对观点的改变和温和地准备一个聚点社会,使其民众增强对民主的渴望” (Monroe E. Price, 2012). 中国和前苏联一个主要的区别在于中国的灵活性,非侵略性,和对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态度的开放性。中国建立以市场为主体的经济,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并追寻由西方社会建立的完全开放式市场经济状态的认识。这些都在很多国际事务中创建和美国共同的利益关系。 总体来说,和苏联相比,中国和美国的合作更频繁。看中国繁荣的市场经济,很多人通常忘记中国仍然是以社会主义为主体。但是它仍旧是。 奈的软实力 作为广泛认可,约瑟夫 奈 (2004, 2008) 描述软实力为国家文化,政治价值观,和政策的结合来吸引对映射实体位置和文化的外界个体,组织,和政府。这样以来,映射的实体应该是美国。 美国对社会主义中国改变自己软战争政策了吗?美国不想让中国在政策和意识形态上相似吗?我认为就根本而言不是的,并且美国近些年来在软战争上加强了对中国的策略。由此问题变成了“中国如何仍旧保持社会主义,并且同时和美国保持友好合作关系”?可能说的更清楚些,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软战争?我们可以从中国的“太极拳”文化中找到些答案。 太极拳文化 太极拳是源于道教的一种武术,用来防强身健体。它的典型特征是“避免硬碰硬地对抗”,“以柔克刚”,“修炼内功”,“在对手的进攻中消耗他的能量,并找到他由于过分的野心而产生的薄弱之处”,和“防御的而不是攻击的”等。 因为太极拳在中国的悠久历史,它的影响力渗透到中国人每日的生活,行为,和逻辑思维。所以在很多方面,太极拳代表了中国人的行为方式。这个现象不仅仅在中国广为流传,在亚洲的很多国家也是如此。因而我称它为“太极拳文化”。 软战争和太极拳介入 在中国仍然可以看到美国对中国使用的软战争政策,但是这个现象有什么改变? 重大变化之一就是中国不再抵触美国的文化和价值观,并且相反地吸收和接纳很多西方的,中国的精英们认为是适合中国的西方的想法。举例来说,中国公民常常自由讨论美国的政治系统和事务。美国大选在中国甚至成为就是一个热门的话题。 就民众交流和教育来说,中国学生成为美国外国学生最大的群体,并且中国政府派出越来越多的学者,技术员,甚至是政府官员来美国学习访问。 所以如果美国软战争的目标是给中国人民植入西方的价值观,那软战争的目标是哪里?目标消失了(或者更好的说,转移了)- 这就是太极拳:当你狠狠地一击,目标消失了! 自然来说,事情不会那么的简单。中国的精英上层已经明白美国政治体系的优劣势,他们会朝西方政府体系迈进更深的一步吗?答案是不,或者不完全是。…

Read More

The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Background of Internet Privacy in China

[show_hide title=”Click here to read this post in Chinese | 点击这里阅读这篇文章在中国”] 中国网络隐私的历史和文化背景   一般认为,在中国传统社会和文化中,西方意义上的隐私权并不存在,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就说中国人完全没有隐私观念。如果我们仔细考察一下中国的传统文化,仍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中国人不仅有隐私观念,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比较重视隐私,只不过中国人的隐私观念与西方人的隐私观念在含义和内容方面有所不同而已。   中国从古代开始,就逐渐形成了严格受“三纲五常”( 三纲五常: “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是指“仁、义、礼、智、信”)限制的私人生活模式。在这种生活模式下,人们不仅生活在严格的社会等级制度中,而且私人生活是绝对不能登大雅之堂的。   “在中国古代社会,我们找不到类似于古罗马公法与私法一类的区别.却只能看到某种包罗万象的单一规范。这种规范,便是连接家国于一的礼。”礼的主要内容就是上述的“三纲五常”。   杨国枢等人指出,“家庭是中国家族主义取向的核心。在中国社会,是家庭而不是个人,是基本的组织和功能单位”(这句话是从英文原文直接引用的,不必改动)。中国人的公私观念不是指集体与个人的关系,而是指公家与自家的关系。因此,个人隐私就让位于家族隐私,而家族隐私可以看成是一种特殊的群体隐私或共同隐私。   何道宽进一步延伸了家庭隐私的概念,认为群体隐私的观念依然是解读中国文化的一把万能钥匙。中国人有独特的隐私观念,即看重群体隐私。   在中国历史上,隐私曾被认为是“阴私”,是指涉及不正当性行为,有关强奸、侮辱、猥亵妇女或者其他有伤风化的事情。在传统的中国社会,缺乏积极意义上的隐私观念,这种情况甚至持续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   建国后,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权力对于公民私人生活的安排“全面而周到”——从找工作到结婚、离婚等一切——减少了人们对隐私权的需求。张新宝指出,据统计,1987年以前,我国大陆未曾发表过有关隐私权研究的文章;1988年以前,我国大陆的立法文件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未曾使用过“隐私”这一概念。作如此的梳理和结论十分必要,但非常困难甚至有些危险,因为我们很难穷尽所有的相关研究。对此,笔者的结论是从1981年开始,已经有关于隐私的学术论文出现了,因为笔者2013年1月31日通过中国知网数据库,查到两篇相关论文。   虽然我国公民互相不尊重隐私的现象屡有发生,但直到1987年3月,我国法院才审理了第一起类似案件。纠纷发生在上海某商店两位营业员之间,其中一位当众辱骂另一位“生活作风有问题”。因此,可以说中国人直到那时,才意识到他们自己的隐私权应该受到保护。   [/show_hide] //In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posts…

Read More